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澳门银河官方网址|澳门银河官网 > 文化 >

李步舒:栈道行吟

2019-05-15 09:24:08 三都澳侨报

宁川滨城的栈道向海,只要你用心,走着走着定然会走出别样的浪漫。近年,栈道越搭越远已经到了堤堰的大闸口,如今就连通常只能遥望的凭栏观潮似乎也成了邀友揽奇的理由。湖边的蜿蜒彰显水韵俯拾风情,殷勤而散漫的走动多了久了,对这座城市的包容度和吐纳力,或有更为新奇的理解。比如从城市个性去品,青春,平和,热情等充满时代感的定位词似乎都可以送给她,并由此爱上和歌咏她。

我家住在塔山金溪湖畔,几乎每天与栈道亲近,渐渐地也就难以割舍。这段栈道不长,却是宁德向海显美图强的首发,刚建成时不乏悠游健步者穿梭探奇,随着风吻雨涤渐呈朴素。更兼环东湖整治遂了人愿,可择优好去处多而附趋之,反倒给家住附近的新老东侨人,腾挪出了更为自在闲适的慢生活空间,以致于栈道本身也成了生活的不可或缺。

栈道最易使人擦肩而过,席慕蓉所谓五百年前世修功,到了这里似乎多了些必然性,而逢上故旧老友当属此列。一日周末晚风中,我巧遇了在山县工作时曾经同过办公室的老金,如今他巳退休,现与妻随儿子一家住在附近。话题中我们除了追忆便是聊开他来这座城市的使命——全职带孙子。言语中既有儿子出息的自豪,又有退而难休的无奈。生活中矛盾无时不有无处不在,含贻弄孙本是人生美事一桩,更是代代承继的人间乐事,无从为之是个别,有为不为是特例,看来全凭个人的心念奢俭而定了。某一夜幕下路灯昏暗,远远地就听到十分熟悉的讲话声,为了证实我的判断特地静候临近,果不其然,就是那位我刚参加工作时曾朝夕相处的兄长。于是一通惊喜的拌讲便添了日后邀约的联络方式,也印证了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老话。

喜欢东湖的也不乏寻找诗和远方的人。夏初的一天清晨,我已在这段栈道来来回回走够步数,正倚椅观景休息。只见一位清丽女健者举着手机一路摄来,到了我眼前,我所在正是纵揽金溪湖全景的佳处。她连拍几张纯景后,请我帮助将她装进镜头框子里,我因听出她的闽南口音就多聊了几句。原来是来朋友家做客的泉州人氏,她还指着临湖楼盘详细问起房价,对这里的优美环境宜居宜养大为赞赏,还说想买一套公寓作候鸟小巢。我心想,真得感恩这个时代的迅速进步呵,使摆脱了经济束缚后的人们,追求适意生活有了许多更轻松的选择。如此看来欲示人以美和魅力,有时只差一段栈道而已。

常在道上行,必逢同路人。有一天晓雾如纱,百米外尤显朦胧,也因没戴眼镜索性不问西东。忽然,迎面传来招呼声,正是那位久违了的小伙子哎!他关心地问起我最近怎么不走栈道?我笑答:只是睡眠不好,不敢像年轻人那样起早贪黑了!他却热情地介绍起调理保健的法子,建议我用中医的治未病辅之适量运动云云。别过后我的内心是欣慰的,谁说人情薄凉世风日下了?即便严冬栈道上照样拾得春天般的暖意哦!

湖水咸淡相交处照理说鱼类该是丰富的,但由于城市扩张过快,生活垃圾处理滞后,前些年引进了生长在热带地区素有“水上清道夫”之称的罗非鱼,这种鱼繁殖力强,放养没几年就成了湖的霸主。初来时,我对浅滩上许多大小不一,窝状如月球陨石坑的圈圈迷惑不解。后来发现那是罗非鱼适应潮涨潮落,用以保护鱼卵不致干涸沽亡的生存妙法,难怪小小的金溪湖也三天两头渔夫光顾钓客独坐,给平静如水的生活添了不少逸趣。

通常我们会把毛主席“莫道昆明池水浅,观鱼胜过富春江”这句诗当作亲水乐水的话引,但“观鱼”在于东湖则未必合适,反倒用“网链”和“赶鱼”似可附会:一叶扁舟悠悠荡荡,船头不紧不慢地放网,船尾边撑竿使船边变竿为鞭,朝着湖面用力地击打,企图将慌乱中的鱼群赶入网链。尽管朴——朴——的击水声沉闷得使人心碎,也照样吸引过往行人驻足并记录下瞬间的动感。老宁德人或许会由此打开话匣子,说道起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东湖渔事,以及当年越南侨民填湖拓荒的历史。描绘一番古早年代万顷碧波,芦荡轻舟、鸥鹭惊飞、渔歌唱晚的水上东侨盛景。

朗天栈道最诗意的便是观鹭了。前几年靠塔山方向游步道还没修通,一岸的竹林蕉叶和龙眼树丛,白鹭就栖息此间。从栈道看对面,时而飞雪着绿,时而絮云飘摇,时而又如白练掠波着实让人流连忘返。鹭鸟是警觉性很高的孤傲洁物,从来遵循的是人进我退的生存态度。动议前,设计者充分考虑了如何让白鹭定居的因素,特地留下了两手腰子状小岛并遍植芦苇。没过多久成了茂密的荡子,浅水环流小鱼成队,白鹭又翩翩迁回不再暮归山林。如今每每经过,总见闲者恋恋摄摄于鹭群悠翔风姿,长枪短炮手机小摄隔栏遥对,即便匆匆过客也被感染得脚步轻轻不忍惊扰。人与自然到底怎样才算相谐?这是个复杂无境的生存命题,但关键是在于人,在于循规思变中时时推己达彼。客居东侨的人们怎么视东侨如家?这可是个需走心的话题,其要义也是在于人,在于对眼前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是否动了真爱,并与城市管理者一起共同守候和经营,使之不断外溢出特有的张力。

林清玄曾说,闲适就是放空自己,什么都别去想,他还强调那种边走边沉思执迷的人其实并不快乐的。我与栈道也相伴多年了,可对于如何让闲适成其为闲适,让每一回的徜徉都有所“忘乎”确实很难。尽管如此,总会有许多可着迷处吸引着你,比如杨柳枝头的鹂莺亮嗓,让你感受到春风又几度的恍惚!比如暗夜侧耳听百虫争鸣,令你转瞬归萌与童年伙伴朝着星空说妄话的曾经俏皮。尤其让我“静夜思”的是,春风渐劲时蛙声叠潮而来的那一刹那,正是那一刹那,让我的万千思绪戛然而止——这才是不变的乡音哪!只要有水有草木天地有四序,它们就乐此不疲默默酿就而后气势如虹……那么,来自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我们,又何妨将已经无法归去的乡愁安放于此地,慢慢地品尝,慢慢地消费,直到心安,落地,扎根呢!  □ 李步舒

返回首页
相关澳门银河官方网址|澳门银河官网
返回顶部